乡镇互联网 打造中国乡镇第一门户网

乡镇新闻|创业致富|民间书画|困难救助|乡镇互联网

欢迎您来到中国乡镇互联网!
任何时候都不能忽视农业忘记农民淡漠农村!
当前位置: 主页 > 乡镇爆料 >

山西一矿企被检举瞒报20名矿工死亡调查

时间:2018-06-06 08:37来源::法人网 作者:manger 点击:
日前,《法人》接到举报称:山西省浮山县信亿矿业集团(以下简称信亿集团)下属多个铁矿,2012年至今六年来,因非法超层、越界开采等原因,多次发生生产安全事故,致20名矿工死亡,且全部瞒报。另举报,该矿企单方终止承包合同,并纠集社会黑恶势力,持械驱赶

日前,《法人》接到举报称:山西省浮山县信亿矿业集团(以下简称“信亿集团”)下属多个铁矿,2012年至今六年来,因非法超层、越界开采等原因,多次发生生产安全事故,致20名矿工死亡,且全部瞒报。另举报,该矿企单方终止承包合同,并纠集社会黑恶势力,持械驱赶下属郭家庄铁矿、鑫亿铁矿承包方,至今仍分别有一千多万元工程款和工人工资等未付。

记者随即前往当地调查采访。

□法制日报《法人》记者 李硕秋 王永红

信亿集团工人死亡瞒报,随机查实当地三人

检举信称,死亡瞒报的20名矿工,来自四川、河南、陕西、湖北、山东、重庆、山西七省市,分别在信亿集团下属的鑫亿、鑫盈、郭家庄等铁矿打工。

死亡瞒报名单中,一位名叫段敦全(生于1981年6月18日,死于2012年5月18日)的浮山当地人的户籍注销资料(死因为:其他原因)引起记者注意。

5月22日下午,记者乘车从浮山县城出发,沿933县道向东南十几公里,一路打探,来到位于山道边的邢庄村。

在一位知晓段敦全六年前矿难、现家中只有其老母亲一人健在的邻村张姓老汉的指引下,记者来到段敦全家,一位白发老妇人迎出门来,当她看到记者手里拿着印有段敦全照片的影印件向她求证时,马上转身进到里屋拿出了她儿子敦全结婚时的礼服照给记者看,她神情恍惚地告诉记者,她儿子死在了鑫亿铁矿上,现在家里就她一个人,儿媳妇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走了⋯⋯。

记者告别时,老人一直送到院门外,孤零零地站在那里嘴里不停地念叨着,照片上她那英俊的儿子再也无法在她膝下尽孝了。

“去年12月19日上午11点,在浮山县做上门女婿的四川人邹后晏,丢下一双儿女,在鑫亿铁矿车底沟村主井作业时,坠井身亡。”他结拜兄弟十几年的老乡潘先生拖着一条残疾的腿,见到记者,诉说着他们俩北上山西十几年打工结下的患难友情。

潘先生和邹后晏同命相连,一伤一死。“2012年4月7日,我是在其他铁矿公司作业时,被附近矿山放炮震落的矿石砸在右腿上,落下四级伤残,至今六年因肢体残疾找不到工作,靠着当时赔偿的30多万元支撑着全家5口人的生活。”潘先生唉声叹气,一脸的愁容。

邹后晏的死,对潘先生精神打击很大,他为死去的老弟送了最后一程,留下了难忘的遗照。

举报材料显示:和段敦全同是浮山老乡的姚松松,今年3月28日死于郭家庄铁矿井下的作业面上。

记者来到位于浮山县东张乡姚松松家所居住的李村,首先遇到做面粉加工的60多岁的刘姓老人,记者向他打听姚松松家在哪儿,他一边疑惑的问找姚松松干嘛,一边说他不在了(死了)。记者追问,老人说,他在矿上干活时,突发心脏病死了。

经指点,记者来到姚松松家门外,院门紧闭,叩门无应。询问周边邻居,两位老年妇女都直截了当的说姚松松死于窝子(井下)。还有多名村民均向记者证实姚松松在井下作业时突发心脏病死亡,并异口同声对记者表示是听姚家人说的。

据了解,今年“两会”前,当地所有矿企都接到政府指令,“两会”期间都必须停产,直到4月中旬才复工。“而姚松松正是死在‘两会’禁采期的矿井作业现场,无论死因如何,他所在的信亿集团所属的郭家庄铁矿等,一直在生产,从未停工。”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知情人士向记者披露。

对此,据当地矿企的有关人士向记者反映,“信亿矿业在县里有强大的后台撑腰,不是一般的保护伞,‘两会’安全这么大事,哪家矿企敢动用危爆品作业?县里主要领导从事过安监管理,能不知道这事儿有多重大!谁敢为‘信亿’如此撑腰,浮山官场和行业内都慑于官威,心知肚明,不敢明言。”

国务院《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第九条规定:事故发生后,事故现场有关人员应当立即向本单位负责人报告;单位负责人接到报告后,应当于1小时内向事故发生地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和负有安全生产监督管理职责的有关部门报告。

《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对生产经营单位的主要负责人,对生产安全事故隐瞒不报、谎报或者迟报的,也都做出了相应的处罚规定。

5月22日,记者就此向浮山县安监局局长段东海电话求证,电话无人接听,随即又发短信表明身份,约见面采访,截至记者发稿时,仍未回复。

包工头举报信亿集团“涉黑”

在信亿集团下属郭家庄铁矿做承包工程的蒋某某举报称:信亿集团单方终止承包合同,于2017年2月28日早晨,自称刘经理的人带领二十多人,乘坐三辆商务车到达郭家庄铁矿,下车后,他们手持棍棒,强行要求我方施工队立刻停工,命令所有工人下午三点前,全部收拾东西离开郭家庄铁矿,不离开的后果自负。

“矿上的工人们无奈之下,被驱离郭家庄工地,当时工人们离开时没有结算工程款和工资。之后,我找到信亿集团的董事长梁某某和总经理周某某(浮山县某国土所在职所长,2017年2月21日,在信亿集团全公司主要负责人会上宣布为公司总经理)结算工程款和工人工资,共计一千六百多万元。当时梁某某称资金困难,经商议后,2017年3月3日,他以个人名义于与我签订了一份还款协议,约定从2017年5月1日起,每月还款一百万元,周某某在协议落款见证人处签了字。3月6日,经双方再次核对账目,最后确认欠款一千四百余万元,并补充签订了还款协议,但直到2017年8月,仍未按协议履行支付义务。在此期间,我方多次找浮山县政府有关部门反映未果。”蒋某某无奈的说。

“2017年12月11日,事情出现转机,在浮山县政府主管副县长和县人社局副局长的主持协调下,信亿集团派那位有着公职身份的周某某,代表信亿集团承诺履行协议。之后,信亿集团仅支付协议款两次、计200万元后,至今仍有工程款和工人工资一千二百余万元未履行。”蒋某某回忆。

就上述反映的有关周某某公职身份问题,记者在浮山县国土局暗访时,从一名办公室工作人员口中得到证实,并且从两名参加2017年2月21日信亿集团全公司主要负责人会议的当事人的采访中也得到确认:“当时,信亿集团的负责人梁某某当众宣布,周某某为公司的总经理。”

5月31日上午,记者多次拨打周某某电话向其本人求证,电话始终都是转接至来电提醒信息平台,以短信形式通知机主,截至记者发稿时,未接到回复。

另据举报称,在此之前的2016年3月30日,在鑫亿铁矿做承包工程的重庆人曾某某的工程队,遭到由牛某某为首的当地黑恶势力团伙30余人,手持棍棒和斧头驱赶。

“工人们报警后,当地派出所到现场进行了拍照,并对我们受害人做了笔录。第二天,一帮打手又来到矿上,把我和冉某某(另因已故)拖上一辆面包车,一路殴打至当地东张乡派出所附近,把我们二人推下车,让我俩低头跪在地上。随后,我们又到派出所报了警,并做了笔录,但此事至今也没个说法。”受害人李某某接受记者采访时气愤地诉说。

由于工程款和工人工资一千余万元不予结算,致使上百名农民工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到浮山县政府请愿。

另据检举,2017年12月19日下午6点左右,50多名打手,携带自制土枪和砍刀,分乘多辆商务车和越野车,来到与信亿集团所属矿相邻的魏某某的矿上,将矿上三十余名工人强行殴打赶走。事后,该矿向当地派出所报案,但此案至今没有结果。

记者电话采访了当时在现场的一位负责人(为安全考虑,隐去其姓名),他说:“那天确实来了几十人,手持砍刀,并听有的工人说还看见有人带着枪,我们害怕就跑了。但没过几天,我在井下铺轨,又有十几个人持砍刀来矿上驱赶工人,我和工友们吓得赶紧逃离了矿井。”

针对以上举报的事故死亡瞒报和“涉黑”等问题,浮山县委宣传部李部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欢迎媒体的支持、关注和监督,现在市(临汾市)县(浮山县)两级核查组正在调查,等调查清楚有结果后,再向媒体反馈。

记者就上述反映的问题,打电话和发短信给信亿集团负责人梁某某求证,电话始终无人接听,也未回复信息。

记者还就上述“涉黑”问题,通过电话和短信联系临汾市公安局负责人采访,有关负责人都及时作出回应,责成有关宣传部门和记者建立了有效的沟通。

5月29日下午,有关宣传部门负责人电话答复记者:“此案已立案,正在侦办中,由于此案涉黑,根据有关纪律,不能对外披露,如案件侦办结束能公开对外报道时,将第一时间通知记者。

本刊将继续关注此案的进展。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